關於部落格
大多數的人.都活在執念的黑暗裡.看不清真實
  • 8040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律倫理學一律師本色:一個出色的律師

亞瑟里曼是二十世紀末司法界的典範,律師本色一書是他在暮年的時候,將其一生豐富法律生涯的經驗,用這本書分享給所有法律人的後輩,從律師本色這本書,我們這些法律新鮮人,在剛畢業踏入社會工作之時,時常會受到大環境因素的影響而迷失自我,甚至覺得自己的初衷理念以及倫理考驗已經和律師這個職業背道而馳,我們可以從中借鏡並學習了解一個真正出色的律師。 閱讀完本書,關於一個出色的律師,我們可以由淺入深從四大觀點切入來看: 1.生理層面 2.心理層面 3.職業與倫理層面 4.公共服務層面。 首先談生理層面,一個出色了律師基本必備的是清晰的表達能力,良好的口才和清晰的邏輯分析,以及強健的體魄,經典的例子就像亞瑟里曼的啟蒙恩師瑞夫金一樣,是大眾印象中典型的成功律師,雄辯、有非常優異的成績與先天的才能,在法庭上可以辯才無礙,口若懸河,瑞夫金曾經說過:「一個出色的律師,應該訴諸於法官或是陪審團常識,而不需要咆哮公堂、大聲說話,或是用甜言蜜語哄騙人。他應該是個演員,但不可以是個業餘的演員。」另外律師常處於極大的工作壓力下,普遍患有心臟和腸胃方面的疾病,即使像是本書的作者亞瑟里曼這樣優秀傑出的律師也是時常面對強大的心理壓力而有胃出血的舊疾,因此強健的體魄和健康的身體對於一個優秀常上法庭訴訟的律師是不可或缺的。 再來是心理層面,一個律師的心理必須隨時保持堅強,且擁有異於常人的冷靜不易波動;在法庭上,律師必須要做到完全的冷靜不失去自我,對於對手的挑釁與指控,必須仔細的聆聽紀錄並在第一時間做出有效合理的反詰問以駁回弱勢。本書作者亞瑟里曼也在書中指出:「律師需要有最大的專注力、警戒心和控制力,才能通過試鍊期。」另外,在訴訟案件中,許多眼前的證據往往是錯誤的,律師們在面對整個事件時,不能被眼前所擁有的資訊和證言所迷惑,案件的答案不會那麼單純就擺在你的面前,一個出色的律師必須在重重的阻礙中抽絲剝繭,找尋隱藏在假像之後的真相。在追尋真相的時候,不該使用巧言令色騙取證詞或是證據,應用誠懇委婉的態度,站在委託人或是罪犯的立場,慢慢逐漸地突破心防,並傾聽其內心的話語。亞瑟里曼在阿提夫監獄暴動的調查案中就是用其別樹一幟的方式,選擇與囚犯共進晚餐接著突破心房,終於從那些不信任官員的囚犯口中得知了整件事件的真相,阿提卡監獄暴動調查案相關的內容將會在後面補述。 接著是職業層面,對大部分的律師而言,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律師是一個神聖的職業,法律倫理之於律師是規範專業行為的規定,不是道德規定。道德屬於個人的私事,法律倫理則偏屬於專業工作的範疇。律師常常面對價值衝突的難題,就必須決定哪個價值比較重要,法律倫理反映了法律專業對於法律制度該如何運作,與律師該在此制度中所扮演的何種腳色的共識,法律倫理不是什麼個人事務,而是專意的道德。律師應該協助法律專業達成並且提供法律專業知識諮詢的責任。對於委託人來說,一個優秀的律師,需要做的不僅僅只是幫忙委託人在法庭上打贏官司,一個律師當他發揮另一個功能時,也就是成為委託人的諮詢者,才能夠為委託人提供最大的服務。 最後要講的是公共服務層面,也是律師職業的重點,對於一個出色的律師,不僅僅是幫助委託人贏取官司和爭取利益,身為法律人的天職就是改善我們不完美的法律條文,使我們的社會能夠更趨於平衡,使利益和權力不被少數的特異人士所襲斷,亞瑟里曼曾經說過:「對律師而言,能夠參與公共服務是律師的一種榮幸與特權,是這個行業的一種獎賞,他不是責任或是慈善事業,對一個律師來說,服務公眾就像呼吸依樣自然,他是我們發揮自我的時候做的事」作者亞瑟里曼就是「法律行動中心(Legal Action Center)」創始人。 在公共服務中,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單調乏味的,通常會招致批評,有時候甚至來自於自己的委託人的批評,但如果關心這個社會,就必須承擔這個風險。大部分的公共服務不是在鏡頭前進行的,因為大部分都是為弱勢的社會族群像是被控犯罪的窮人服務。現今,律師仍有很多機會去從事有意義、有價值的公共服務,現在各國的社會上仍需要大量的義工服務,歷史告訴我們,弱勢者與被迫害者的背後並沒有一雙無形的手在幫助他們,社會並沒有保障窮人和邊緣人士的法律條文,時代雜誌的事件:中國農民為了抗議在農田附近一處興蓋核電廠的計畫,當地人聲稱發電廠就設在村上的稻田裡,土地由當地政府強行賣給電力公司,卻沒有給予農民適當的補償,抗議以血腥收場,公安部隊擊斃抗議民眾數人,但是官方的消息卻都由政府當局封鎖,並限制外人不得進入探問實際情況。中國大陸現今快速的經濟改革風暴,造成了很多的法律漏洞使得無辜的窮人農民犯了罪或是得罪政府當局,下場就是沒有錢打官司,又不懂法律條文,無法爭取自己被剝奪的權利,只能把苦水往腹裡吞,或是進行武力的抗爭,然後被官方的流血衝突所掩埋,這種情況普便存在於各個國家。 在我所報告的公共服務案件---阿提卡事件調查案中,種族主義所造成的致命結果是令人駭聞的,種族主義撕裂了美國的靈魂,但是亞瑟里曼還給了社會大眾整件事件的真相,人民不再被政府官員的官方消息所誤導,並且打破在監獄服刑能夠使罪犯恢復正常或是矯治罪犯這項迷思。 因為獄中的囚犯總有一天會回到社會,監獄有責任不讓囚犯更加反社會化,身在監獄中的人大多都受貧窮和種族主義所迫害,來自像毒癮、酒癮、未婚生子、愛滋病患等家庭,應以基本人權的教育和勒戒取代貶低及虐待,以及如何讓社會大眾重新接受他們,這個調查案件也促成了日後法律行動中心的成立,一個發展推行創新的司法計畫透過集體訴訟迫使公家單位的團體,雖然以律師和法律帶來的改變只有一點點,卻是那些原本被社會遺忘遺棄的弱勢團體和罪犯們的生命中的一大步,因此公共服務對於律師來說,是一個可以以一己之力,發揮所長並改善整個大環境的機會與責任。 人世不斷變遷,人類制度的不完善是永遠存在的,因此我們需要制定法律來規範我們身處的世界,但是我們的法律制度並非完美無暇,使得我們的法律制度有維護與改善的必要,律師應協助改善法律,因為律師和法律人的教育與其專業知識背景,足以看清法律制度的不足與不完善之處,並發起改善措施。 因此一個出色的律師除了在完成委託人的利益要求之外,應參與提出並支持改善法律制度的立法與計畫。 當一個律師可以做到以上四個層面,在社會上以及大眾的眼中,已經是一位典型的成功律師,隨之而來的考驗,也就是倫理上的考驗,我們的社會史遵守二八定律的,少數的人佔了大多數的優勢與物資,而那些比較弱勢的人,常常是處於黑暗中被眾人所遺忘的,然而人類的社會是由人們間的動態平衡所組成,人類依靠彼此來維持生活, 無論我們的法律制度修改到如何地盡善盡美,人與人之間永遠會有溝通不良的問題存在著,包含了對於宗教的尊重,種族之間和膚色之間的仇恨問題,以及對社會弱勢族群先入為主的偏見和侮辱,還有人們對於基本生活的需求的不等而生的歧異。 每位律師負有重大責任,要維護其專意的正直與榮譽,鼓勵民眾尊重法官法庭和法律,律師是永遠的在野黨,對政府與國家持不信任的態度,因為社會上許多的條文都已經存在,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還是常常忽略了少數人民的基本權利,而他們卻無力去為自己爭取,就這樣被剝奪了權力而不自知,最後引發了反社會的行為,因此要靠法院來督促他們確實實行,亞瑟里曼身處的法律行動中心就是因應此而產生的,靠著控告許多不合法對待出獄後的罪和及弱勢團體的機構且導致國家修正法案重新保障那些需要幫助的社會邊緣人,雖然並不是每一位律師參予的意願都那麼高,畢竟有些人的刻板觀念認為,只有找不到工作的律師,才會願意參予公共服務,他們怕會被認為是次等的律師,但只要願意付出,為水深火熱的人民站出來服務,所造就的影響不僅僅為字面上法案的修正,深遠的影響是往後好幾年可見的,里曼說:「律師依靠社會而維持生活,因此他們就有責任為社會貢獻所長。」 現在很多人對於律師的認知大都停留在刻板印象,律師只替有錢人和大老闆政客或是黑道罪犯工作,但實質上律師是一個不斷與各色各類的人互動的行業,一個好的律師對於和人與人之間相處之道的拿捏必須合宜不逾越,如作者亞瑟里曼就無條件為處於社會黑暗面的弱勢者辯護及爭取人類的基本權利,雖然說在事務所的律師需為委託人服務,乍看之下難以成為正義的代言人,但是有所選擇而奉獻於公共服務,利用本身的法學背景,為人民爭取權力的律師,就像亞瑟里曼說的:「法律這一行的英雄不應該是靠著自我推銷,或在攝影機之前出鋒頭的律師,而是那些經常遭埋沒投身公益的年輕律師」「律師靠社會來維持生活,因此他們要為社會有所貢獻」無條件或是領低薪幫助那些罪犯和弱勢團體爭取基本權利與社會福利的公共服務律師是値得所有律師的尊敬的。 亞瑟里曼之所以可以成為一位成功、受萬人景仰的律師,就是在於他在處理法律案件時,眼中所直視的並不像一般人所看見的利益衝突和某些先入為主的偏見,他沒有完全被法律條文的煩瑣所束縛住,也沒有忽略人性的感受,不論貧富貴賤種族膚色,一視同仁,雖然他沒有繼承像瑞夫金那種典型成功律師滔滔不絕雄辯無礙的口才,但他以自己獨有的處世之道:用自己真誠心靈和樸實的風格去感動他人,並以高超的反詰問技巧和策略在法庭上使對方不利的證人變為己方有力的踏腳石,因此獲得大眾對他的信賴。 他也告訴了我們,無論是現今還是未來的法律人們,雖然一個律師需要超人一等的邏輯思考和口才等天賦,但一個真正出色的律師,並不全然靠著先天的優勢能力與技巧,而是對人性真誠的信念與誠懇和大愛的關懷,唯有一顆對人性保有熱忱的心,才是一個出色律師真性情的表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