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多數的人.都活在執念的黑暗裡.看不清真實
  • 8040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一隻狗,不一定要擁有牠;但是,擁有一隻狗,一定要很愛很愛牠。

請先閱讀以下這篇新聞

殘忍! 抓流浪狗一刀刺喉 屏東香肉店月屠300隻
東森更新日期:2007/07/18 09:41

屏東再度出現凶殘的屠狗人家,有民眾向東森新聞投訴指出,潮州往崁頂路邊一處鐵皮屋,有一名70多歲的老先生,一家五口專門以殺狗維生,可以說是當地的供應狗肉的大盤商。這戶人家每天清晨5點鐘開始宰殺,都是一刀刺破狗兒喉嚨,除毛後再轉手賣出,1個月將近有300隻流浪狗命喪黃泉。

凌晨5點鐘,天才剛亮,一台載著好幾隻流浪狗的小貨車,開進位在屏東縣南二高下的這處鐵工廠,一名70多歲的老先生出來接應,而他的兩個兒子也在旁邊幫忙,把像是拉不拉多以及巴吉度等名犬帶進屋內,準備進行屠殺。

投訴民眾說,「他直接就是刺喉嚨,刺完狗就馬上死掉了,就跟殺雞殺豬一樣。」

可憐的流浪狗米格魯,喉嚨被劃了一刀沒死,想要逃走,但屠狗男子大手抓起,把流浪狗抬進屋內,再度宰殺。到了上午8點鐘,十幾隻的流浪狗分別被除毛處理,老先生再度的把全身光溜溜已經死亡的狗兒搬上車,交貨賣給其他香肉店家。

投訴民眾說,「父子檔已經殺了50幾年,三代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是中午的時候,沿路去看哪邊有流浪狗。」

只是慘忍屠狗事件還沒結束,根據檢舉民眾提供的錄影帶,到了中午12點鐘,老先生的女兒冒著大雨騎機車出門,四處找尋流浪狗蹤影,而老先生的另外一個兒子,則是把剁成一塊塊的狗肉送到自家開的香肉店,準備晚上的營業。

同一時間,老先生也沒閒著,載著流浪狗,囂張的跟其他店家約在路邊交易。投訴民眾說,「他不知道拿什麼東西給對方看,那個人說要給他試吃,他說肉質很鮮美,要拿給他看,他要載回去了,他拿一包給對方耶。」

像這樣找狗殺狗再賣狗,老先生一家五口在屏東地區已經經營多年,儼然是當地的大盤商,保守估計,1個月已經宰殺了300多隻流浪狗,如此囂張行徑,相當單位怎能坐視不管? (記者:記者洪淑珠、崔文沛/高雄報導 )


愛一隻狗,不一定要擁有牠;但是,擁有一隻狗,一定要很愛很愛牠。

不意外地,這種新聞又將引起許多的動物保護團體與愛狗人士大家撻伐,然後就像隔夜飯拿出來熱炒一下,香味四起,吃了幾口後放進冰箱冷藏,直到發霉丟掉時才會再度被人發現。

光憑腦海的想像而已,那種血腥的畫面,直叫人覺得不寒而慄,更不用說當場看到會是怎樣一番令人作嘔的場景了。然而當你和女友坐在麥當勞,口中咬著現在前陣子當紅的無敵大麥克,或是站在新竹光復店櫃台前排著現在買一送一的肯德基雞腿堡的同時,你知道這類速食店的供貨源正以每小時五十萬隻的速度屠宰著食用動物嗎?

數字會說話,但也只有人類能面不改色地將個人的立場、主張與意識形態嵌入數據資料中,而這個新聞事件,更是人類濫用數字與資訊、以人類自我的角度去宣導主觀偽善的最佳寫照。

人類的理性自利心理不但反應在人類之間的種族歧視上,我們恣意以自己個人的好惡去看待不同種族的人類,在高喊自由平等民主的國度裡,充斥著標準不一的偏見與歧視,甚至對於動物之間,我們也有著多重標準,我們藉著動物與人類之間的遠近關係,甚至把一些動物擬人化,卻忘了萬物生命皆平等的淺顯道理。

我舉上述麥當勞宰殺食用動物的例子並不是想要把殺狗吃狗的行為合理化,只是想要闡述一個事實:這類新聞的出現只不過在於生命被我們主觀地分級了,我們對於我們有用、或是較為親近的動物發展出擬人的移情作用,甚至對動物產生了所謂的保護道德義務,卻忘了造成地球生態系變革的動物,正是自私低等卻又自以為高等、將自我比擬為造物主的人類本身,我們主觀地將所有的動物以對我們的用途區分其優劣,如果說人生而平等已是普世認定之核心理念,為何我們卻要用不一樣的價值去加諸於並不屬於任何人,一同存活於大自然生態系中的各類動物。

狗的溫馴或許不過是對於人類力量之妥協,抑或是本身物種的愚昧懦弱,相對於遵從自我野性而被人類殺至幾近絕種的狼,被擬人化的狗無疑是被認定為人類的忠僕,更使得人類以對待人類同等、甚至比非洲難民更多的資源,去加諸於這種原本屬於狼的遠親的物種。

然而有誰會去譴責對於動物的種族主義論者或是動物保育人士?幾乎沒有,因為這種物種優劣的思想早已從出生所受的教育就深植我們心中,我們每一個人幾乎都是人類中心論者,所有的物種,都是視人類的需求而定,舉例來說:為了人類的健康,我們恣意培育了多少的醫用白鼠作為實驗用途,已最為殘酷的病痛加諸於其身,甚至還要活體解剖,然後把滿坑滿谷的白鼠屍體燒盡或是掩埋,我相信這類的行為不會比殺狗來的令人作嘔,身體承受著癌細胞的痛不欲生絕對是你這輩子不會想要有的體驗,起碼殺狗的行為還可以「直接就是刺喉嚨,刺完狗就馬上死掉了,就跟殺雞殺豬一樣。」落得一個痛快,但有誰會認為把老鼠作為醫用的行為殘忍到可以拿來作為新聞報導呢?難道就只是因為物種之短暫的生活週期,就可以恣意藐視生命嗎?人類永遠以自己的標準行動著,包括改變大自然、依大自然而活,差別只在於是哪一種標準罷了。

我只是覺得這類新聞的背後意義非常有趣,從一個供需原則的觀點來看,這一個月將近有三百餘隻的流浪狗是從哪裡來的,無異是從所謂的愛狗人士來的,扣除掉喜新厭舊的卑劣飼主不談,今天即使棄養的人不是愛狗人士,他們也難辭其咎;要不是有那麼多自以為是的愛狗人士,寵物的進口商也不會恣意引進世界各國的新品種來台銷售,甚至強迫狗兒配種繁殖,更不會引起許多的「可魯」、「零犬萊西」、「極地長征」等特殊狗的種族流行風潮, 反觀這些狗兒引發的風潮,抑或是另一種人類對於狗的種族歧視?流浪狗的產生,無疑也是一種人擇作用,人類主觀地把不喜歡的狗歸類為狗中的劣勢種族,並將之丟棄,使其無法倖存於被人類掠奪生存環境,只能流浪於街頭,或是等待被補狗大隊抓去禁閉、等著安樂死,那麼這則殺狗新聞事件的始作俑者-愛狗人士,又有什麼資格去撻伐這些殺狗善後的人呢?

如果你會為了這則新聞感到難過或是憤怒,請你想清楚,究竟是為生命所產生的同情心,抑或是一種社會價值洗腦的反射作用下的偽善情緒,你的立場究竟是什麼?當然,我看到這類的新聞,心中的情緒也是如同波濤般洶湧,只不過可能和你情緒激動的原因不同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