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多數的人.都活在執念的黑暗裡.看不清真實
  • 8040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愛之家判決:以法律作為社會問題解決工具的貧乏

本文已刊載於聯晟法網

        台灣高等法院日前依據新施行的法律,認定對愛滋病患者的安養、居住不得有歧視,改判關愛之家不用搬,全案定讞。
 


        高院根據立法院增訂有關愛滋病患者權益的新法,認定再興社區不得單純以住戶是愛滋病患為由,要求這些人遷離。判決中強調,愛滋病患不論是由民間團體收容,或由公、私立安養機構予以安養,均不得予以歧視或拒絕。


        當然,憲法規定了人民生而平等,每個人都可以享有法律地位上平等之權利,然而當大家把焦點放在愛滋病患的人權尊重上,可否有人看到了這分判決背後的意義:社會價值觀對於人民認知的影響、相對於弱勢團體的住戶人權以及單純以法律作為社會問題解決工具的貧乏。


        我們對於一些事實的認知,並不僅止於理性而已,還包含了我們習以為常的社會價值背景作為基礎。如同當普遍大眾皆在預言,往後的世界,中文與英文一樣是國際必備的主流語言,大部分的台灣人,也就是擁有聽說讀寫中文能力的人,看到能夠說一口流利英文的外國人或台灣人,臉上還是會浮現艷羨的神色,我們能夠說:其實英文的難度高過中文嗎?或是英文價值高過中文嗎?我想答案都是未必,但我們的價值觀卻在無形之中,影響了我們對於理性的判斷。也因此,或許對於生物學家、醫生來說,只要不交換體液,愛滋病患的危險性甚至小於一個新興的流行性感冒;然而一般民眾對於愛滋病患的觀感,卻與之大相逕庭,社會價值觀深植你我的心中,影響著我們的選擇與行為,即使如我,大學主修生物,現今剛踏入科技法律的研究領域,要我和愛滋病患同處於一個屋簷下,雖然根據我所學的知識,我明知除了吸毒的愛滋病患具有高度危險性外,我的生活其實是安全的,說實在,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我的住家附近住了一群愛滋病患。


        姑且不談愛滋病患對於生活中所間接提高的風險,混合了社會價值觀,再從成本的角度作為出發點,住戶首要在意的,絕對是下跌到谷底的房價。在現今的社會中,房子不再是大家賴以為家的軀殼,更是投資理財的工具,基於人類理性自利思考的角度,誰會願意讓自己的財產從有到無,讓老婆小孩處於一個滿是愛滋病患的社區?如同我之前寫過的文章-
沒有切身之痛的衛道人士 ,衛道人士是整個問題中,收益未必最大,但是付出成本絕對最小,穩賺不賠的一群投機份子,他們不用住在愛滋病患的社區裡承擔房價狂跌的風險,更不會有小孩是否會被愛滋病患感染的擔心,唯一要做的只有對於一些不攸關自己利益的問題空談,如果你曾經對於愛滋病患人權遭到住戶歧視感到憤怒,姑且不管你有多少支持愛滋病患人權的理由,如果今天這些事情的影響,是直接衝擊到你的生活,甚至是你的身家財產,你是否還能夠以一個衛道人士的角度,來堅守對於愛滋病患人權被歧視所引發的效應?


        這份判決其實是政府將社會全體的責任強加於這些敗訴的住戶肩膀上,強迫他們去承擔整個社會共同的問題,政府不應該只是在問題發生的時候,才用法律強制去解決,讓整個社會普遍存在著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標現象,我們是不是更該教育整體社會去改變對於愛滋病患的認知?而對於判決敗訴,道義上也輸得一敗塗地的住戶,我們的國家與社會是否能夠投注更多的關注以及資源去協助他們承擔的能力,而非一味自私自利、事不關己地指責與批評?


        觀察與思考問題的時候,法理情缺一不可,當你心中有了偏頗,就容易被偏見遮蔽了理性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