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多數的人.都活在執念的黑暗裡.看不清真實
  • 823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滋病患難保工作權?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簡稱AIDS),即我們一般俗稱的「愛滋病」,當感染了愛滋病毒(HIV),將會使人體的免疫系統漸漸受到破壞,當免疫系統衰弱至無法對抗環境中存在的細茵或病毒,而出現一連串的感染症狀,進而導致死亡,愛滋病在全世界已經造成好幾千萬人感染,曾被稱為世紀黑死病。傳染的途徑包括性行為、血液交換及母子垂直感染,其中以性行為感染愛滋病毒的情形最為常見,這是因為接觸到精液、陰道液及性行為中造成傷口而感染。血液的交換情形以輸血最為危險,其他如共用針頭、共用穿刺物品如刮鬍刀、穿耳洞等,這是因為傷口接觸帶有愛滋病毒的血液而感染。第三種的傳染途徑則是由於母子垂直感染所導致,懷孕的時候愛滋病毒可能會透過胎盤,及在生產過程或哺餵母奶時傳染給嬰兒。

       若非經由上述傳染途徑,即便與愛滋病患者一同居住、游泳、吃飯等行為皆不會傳染。即便如此,在愛滋病患者的認同上,我們面臨了很多的問題與衝擊,有技術上的缺陷、道德倫常上的斷層、宗教與傳統的衝擊,為什麼會有這些問題的產生,主要是由於人類在面對未知的事物時,常會產生一種恐懼與排斥的心理,甚至產生某些無謂之聯想。現今愛滋病患雖在都數先進國家已被廣泛地認知,但在愛滋病患融入社會的過程中,愛滋病患的基本人權卻不斷引發倫理、法律以及社會的疑慮。我們固然相信愛滋病患在社會適應力上與他人並無不同,但是資本主義與市場經濟原則追求利潤的必然,卻讓在資訊與經濟乃至社會地位上相對處於弱勢的愛滋病患個人,也陷入無助的深淵,而調和國家福祉與人性尊嚴的必要及其分際,也自然成為整體社會成員的職責。

       在愛滋病患建立其個人價值的過程中,工作權應是最具代表且攸關其人權,同樣是具有最多倫理法律實踐經驗的課題,而法律在面對愛滋病患的工作權保障所遇到的阻力與衝擊,多與一些迷思和錯誤的觀念和個人偏見推論有關,如何發現以及確認風險,並針對該風險及早建制因應措施,愛滋病患是否具有告知其罹患病症之義務?要告知到什麼程度?又雇主若發現愛滋病患罹病之後,以其他事由藉故解約,愛滋病患的工作權保障為何?皆成為法律上之問題,基本上,這些問題已非單純的理論探討,而必須落實在倫理治標的框架式對策及實踐上,才可在立法與法律之適用上,達到對愛滋病患工作權的實質保障。

       隨著人權意識的高漲,以及社會對於愛滋病患認同度的提昇,愛滋病患的工作權逐漸受到重視,但是在職場中,許多傳統雇主依然對愛滋病患存有偏見,雖然我國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第六條之一明白的規定「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者之人格與合法權益應受尊重及保障,不得予以歧視,拒絕其就學、就業或予其他不公平之待遇。」但因為由於社會中仍有多數人對於愛滋病症認知不足,從未知滋生出對於愛滋感染者的恐慌,導致職場中許多人不願和愛滋感染者一起工作與相處;加以在過去,愛滋病長期與同性戀、雙性戀者以及多重性伴侶等負面形象劃上等號,並被視為不名譽的性疾病,導致公司不希望愛滋病帶原的員工繼續工作,往往透過其他管道要感染的職員主動辭職,使得愛滋病患工作權的保障不斷地引發倫理、法律與社會方面的疑慮。

       若從公平性的立場來說,現今許多先進國家在維護基本人權考量下,以憲法作為人權基礎,對於弱勢族群的生存權、經濟權、工作權給予法律上的保障,按現今世界人權之通念,上述保障理應符合世界潮流,實應值得加以肯定。不過,法律之適用有其界限存在,若就合理性之角度而言,前揭愛滋病患工作權利保障可能影響公司企業對人力資源之規劃,亦即國家以公權力介入,即便任何法令修正,其所考量的關鍵皆在於可行性為何?妥適性為何?倘若法律不易人民配合執行,缺乏配套措施,與大眾之期待相違,那麼立法保障的效益終而淪為口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