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多數的人.都活在執念的黑暗裡.看不清真實
  • 823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拼治安不只是句口號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上任屆滿五十日當天,特別召開治安會報記者會,並堅定說道:「半年內全民沒有感受到治安好轉,我辭職下台,並永遠退出政壇。」相較於蘇貞昌破釜沉舟的決心,對於執政黨信任度已跌至谷底的全國民眾,卻抱持著高度的懷疑,超過半數以上的民眾認為蘇院長是否能夠兌現的可能性偏低。

       每位院長、市長上任的口號都是拼治安,然而台灣的治安已經拼了二十多年,首長也說台灣的治安改善了,當年警政署的安統計資料顯示,犯罪率不但降低,還出現「犯罪率負成長」,但實際的民調顯示,受訪的民眾認為,現今的治安比往年表現更差。為什麼治安會越拼越亂,首長履亂履換,每位新上任的首長,總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漂亮的數據交差,卻忽略到犯罪問題的根源性,只注重查緝,輕於預防犯罪,無法從犯罪產生和增加的原因去遏止,只是一味的想要玩數字遊戲自欺欺人。

       要知道犯罪的產生乃是由於社會不穩定下的產物,即使是看似毫不相關的制度,也會對犯罪率產生深遠的影響。像是警察的評鑑制度中,專案規定轄區內如果發生刑案要予以懲罰。這樣的結果,不但沒有辦法提高警察的公務執行力,反而造成反效果,使得警察吃案的情形屢見不鮮,當基層的員警與上位的長官,連成一線,一起為國家的「犯罪負成長」數據共同努力,對於吃案這種羞恥的事情也不感到慚愧,那麼民眾該如何信賴警察?個人損失的權利又該從何委託?

       我們的社會隨著動盪不安,台灣的經濟不斷衰退,居社會大多數的中產階級無法適應於高漲的物價油價以及房地產,企業界的職缺和薪資則不斷下滑,造成了許多家庭問題,進而影響到我們的下一代的價值觀和生活,當大家都無法存錢時,就產生了即時行樂的風氣;再加上銀行以便利客戶為由,徵信鬆散,不僅產生了許多的卡奴,也造成人頭戶氾濫,詐騙集團橫行,當人民的生活受到了誘惑,消費無法與開銷打平,欠下一屁股債的窘境之下,狗急跳牆的後果,就是鋌而走險而產生更多的犯罪行為,國家的執行政策與監督的力量皆因為為了鞏固政權和競選而不敢得罪選舉中的金主,當人民不再是選舉的第一考量,而後果卻要大部分的人民去承擔,這樣,公平嗎。

       除了檢查拼治安的捨本逐末,政府對於犯罪者的獄中感化教化的制度體系也已漸漸模糊,使得監獄中的教化功能喪失,不少罪犯再犯率居高不下,尤其是毒癮犯,教育部、法務部、衛生署彼此間的職務相互混淆,造成人力物力資源浪費和關注重點失焦,都是造成離開監理所的毒癮犯復發率高達七成以上。不僅如此,再加上政府的首長一換再換,政策改了又改,訂定的計畫無法連續執行,公務人員對於政策的口號也逐漸變成聽了就算,反正很快又要換人帶頭,執行力日漸低落,也是造成了無法遏止犯罪率的因素。

       如何讓警察能夠像個服務業,重新獲得民眾信賴,不是只是喊喊口號,做做樣子。改善已經淪喪的法治社會和失落的民心,就像是治療一棵被寄生植物附著日漸枯萎的老榕樹,需得從病根治起,枯萎的主要原因乃是寄生植物的寄生,而非營養不良或是水分不足,一味地提供肥料只是讓寄生植物日漸茁壯而已,治標不治本的政策,無法實際解決問題,甚至可能會造成反效果。改善治安,不應只是把重點放在提升警力配備、取締效率及數量或是加強巡邏的人力和物力,必須要有全面性的制度規劃及遠見的目光,思考其制度後面的影響,以及犯罪後的教化機構和規定,並有效配合警政、司法、教育等保護和矯正機構,改善資源分配極度配合不均和缺乏執行力等問題,治安問題才不會淪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蒙古大夫藥方。

       也希望,政府這次的拼治安口號,並非只是造勢的廣告詞或是頹勢中的迴光返照,能夠真正正視到是社會上的問題癥結,傾聽人民的需求和不信任感,能夠找回當初執政初衷的理念,下定決心大刀闊斧改革,重建民眾對政府的系賴和對治安的信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