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多數的人.都活在執念的黑暗裡.看不清真實
  • 823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物科技法-[翻譯]Using Sociobiology in Shaping the Law

On the Prospects of Using Sociobiology in Shaping the Law:A Cautionary Note

法律對於科學知識有很多的阻力,像是無知與專業的僵化,因此在修法以順應現代科學時,很難去區分法律上可辯護的基礎。

對於in and ought的相關問題還有誰該決定ought的界線非常模糊,法律政策紀律間貢獻的紀錄指出is-ought問題常常發生於科學提供的預期幫助初始熱情之後。眾所皆知的典型經常出現於各式的例子中,其他領域的知識,對解決法律問題有極大的價值。在此前提之下,基礎法律決定於其他領域的發現,在應用這些決議時,法律利用其他領域的專家提供特定的事實資訊,也因此造成了意見不同的情況,其中的差異性不僅反映了科學知識的模糊與限制,也指出了決議中考量的關連性。

其中一個經典的例子就是過去三十年內使用精神病醫師來驗證法庭上精神錯亂的被告,在Durham case中,法官使用上述之方式取代了傳統的M’Naghten rule,M’Naghten rule受限於精神錯亂的被告如果對於自己的行為特性所認識,則Durham rule就會無效,在此概念上使得檢驗被告的精神錯亂是否為精神疾病更加精確。

Durham rule明顯地增加了使用精神錯亂作為答辯的關連性,也因此影響了陪審團的決定,但是他的判斷是也取決於在法庭上的口供與精神狀態,故常造成判決上的前後不一致。

主要的問題似乎是出在精神病醫師的證據上,經過一連串的後續案件,法庭試著限定窄化Durham rule,防止blame-worthiness的決定被精神病醫生所主宰,使得陪審團可以擁有更多確切的判斷導向。因為醫生們著重於治療,傾向無罪的概念,為了盡可能去治療他們認定的病人,他們努力了解並原諒那些行為,這個概念不適用於目的在於設立標準與執行,以及尋求道德責任的法律方法。最後,法庭對Durham rule做了修訂,讓陪審團有了更確切的準則得以對責任的基本爭論做出決定。

除了專業的意見,法庭也傾向於考量大眾的觀點,在被告精神錯亂的例子中,法庭表達了對陪審團規範功能被剝奪的擔憂,這項擔憂也顯示法庭傳統上順從立法機關,並以改變大眾對於司法的標準來決定合法性與否。

某些法庭顯露特定大眾標準的重要性,在兩個主要的死刑案件中的第一件,大法官Burger解釋法庭的第八次修正禁止殘酷和不尋常的懲罰。

第八次修正禁令不會限制這些在第八修正案採用時期被認為過度殘酷和野蠻的懲罰,當這種懲罰被社會認為是太過殘酷的, 我們必須以判斷力來處理這些案件,過度殘酷的標準不只是記述而已,還包含道德的審判,標準在本質上是相同的,但是它的應用必須隨著社會改變。

判決中意見的紛歧並非著重在解釋殘酷與不尋常的條文字意,而是關於大眾感受的考量,有些會依賴立法機關以反映大眾的意見(除了存在清楚且強制的法律不履行證據的例子中)。

其他像是公民投票與民調的資訊會補充立法行為,法官Marshall應用的標準就是大眾的意見,而法官Brennan則力勸從一個現有或潛在的特定準則改變成一個更寬廣的原理,他說死刑是違憲的,因他沒有與一個成熟中的社會漸進式的正直標準一致,而正直的標準涉及了人性尊嚴的概念,Brenann之所以會說死刑是違憲的,乃因社會的道德演進使我們重視每一個人的尊嚴,在我們的價值體系,我們相信”即使是最壞的罪犯也有其人性尊嚴” ,在這個案件中,執行死刑屏棄人性尊嚴是殘酷且不尋常的。

這些方法指出法官根據社會常規而努力修法,其中的變化涉及了社會中被認定的常態,無論對於部分大眾是現有或潛在的,普遍或特定的,與價值觀一致或衍申而來的。

在上述死刑的例子中,我們可以找到一條法庭考量大眾意見的準則,而在其他的範圍中,這種傾向卻是模糊的,我們需要知道更多法庭案件的結果。像是作者本身就會依循大眾的意見,建立一個社會常態的系統趨勢。

尋找社會與法律一致性的傾向是法律體制的一項重要特質,Dahl的代表政府理論,是假設如果大眾的利益與標準影響了立法,法律與政府將會得到最大的支持。基於這個理由,法庭經常根據法令的合法性推定去聽從立法機關,當法庭宣布一項法令是違憲的,他們會尋求在憲法中被認定為更明顯的價值之下的合法性,一般的社會價值包括個人的權利、社會的類型、組織,以及政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